讀詩的人

詩不永遠是來自無名的靈感
常是詩人的靈魂在憂鬱中
載浮載沈時所掙扎出的泡泡
感動總被珍珠表面的虹彩所吸引
而忘了快溺死的詩人

詩人未必想寫詩
那是心碎時所淌的血在發酵
在更多的心碎之後就釀成了詩
在咖啡中加一點這生命熬成的醍醐味
足以打發一個下午的時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